桑植长征红色教育学院
联系我们 更多+
  • 电话:13574494913
  • 联系人:曾老师
  • 学院地址: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洪家关村、龙凤塔
  • 官方微博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学员心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员园地 > 学员心得

务实方具真才干,人和才有战斗力

来源: 时间:2020-03-23 浏览:147
2019年暑期,在市、区总工会的关心厚爱下,本人有幸参加全市工会领导干部素质提升班,到贵州遵义实地学习和感悟当年红军长征时的挫折和转折。通过三天的专题教学、现场教学、情景教学、车载教学、体验教学,我对红军长征的总体概况、遵义会议的前因后果、四渡赤水的神来之笔有了更深的认识,对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的苍凉悲壮、雄浑大气有了更新的感悟。

一、辩证用人重于文凭选人

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为什么会失败?红军为什么要长征?长征途中为什么遭受重大损失?湘江战役为什么损兵折将?……这一系列的问题,究其原因是我党我军的领导机关出了问题。领导机关出问题是因为高层在用人上出了问题。什么问题?笼统地讲,就是不重能力重学历,不重水平重文凭。在王明等人的傲慢与偏见下,没有高文凭、没有留洋学习经历的毛泽东受到了排挤和打压,博古、李德等部分“留苏派”、“洋专家”得以专权,导致中央红军差点全军覆没。当然,发挥积极作用的“海归”也很多,比如周恩来、朱德、邓小平等。

因此,我们用人一定要慎重,辩证地看、辩证地用。一是引进人才与培养使用本土人才要有机结合。作为教育系统,要引进人才,更要加强对现有校级领导、中层干部、各类教师的培训培养。二是引进人才应侧重能力而不是学历。引进名师、名校长,胜过引进刚走出校园的研究生。三是在人才使用上,可以让引进人才作为副手或某项工作的负责人独当一面开展工作,再逐步培养;但不宜一步到位让其“独掌大权”。四是上位者要五湖四海用人,切莫将私人感情凌驾于上。教育系统是一个不小的摊子,我们用人必须先定原则、定规矩,而不能只看老乡、同学、战友等私人感情用人,否则弊大于利。

二、行万里路重于读万卷书

自古以来,国人求学主要有两个途径。一是读万卷书,在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的熏染下,很多人通过读万卷书来认识世界,在历史长河中,不乏饱学之士,比如学富五车的惠施、才高八斗的曹植。但重读书轻实践,往往会培养出死读书读死书的呆子、蠢才,比如纸上谈兵的赵括、不接地气的博古。二是行万里路,在实践中学。虽说“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”,但陆游晚年时告诫儿子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,可见实践的重要性。基本不读书而成才的人有没有?有!比如大汉天子刘邦、禅宗六祖惠能、红顶商人胡雪岩。当然,还有第三个途径:访万户人,从别人的经历中汲取养分。比如台湾曾赐强教授,通过大量走访企业界人士,形成一家之言,成为中国式管理之父。

古今中外,读书人欲成大事者,必然有大量的实践基础。比如明代政治家军事家王阳明,仅十五岁时出游居庸关、山海关就达一月之久。开国领袖毛泽东,特别重视深入基层调查研究,撰写了《才溪乡调查》等许多高质量的调研报告。因此,教育,不能只是课堂教学,必须加强实践,让学生学会灵活运用知识。研学旅行等教学新方式、“无情景不成题”等教育新理念值得探索和推广。

三、民心军心重于军队人数

同样战略转移,同样面对大渡河,为什么石达开会失败而红军取得胜利?很重要的两点:一是民心。石达开不讲政治,不得民心,孤军奋战。红军则坚持群众路线,团结大多数人,于是群众冒死收伤员、猎人带路攻打娄山关、百姓祭拜“红军菩萨”、小伙争相当红军。二是军心。石达开的部队组织松散、军心涣散,缺乏统一领导。而红军通过三湾改编加强了党的领导,通过新泉整训完善了组织纪律。全军上下信念坚定,步调一致。在极其艰难的长征过程中,红军始终打不散、打不垮,成为了世界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
比较国共兵力,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。1937年初,国民党军队约170万人,共产党军队约5.5万人;1946年内战爆发时,国民党总兵力约430万人,共产党军队约127万人。这两个时间点,我军无论是人数,还是武器装备,都远远比不上“国军”,却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除了民心外,至少还有军心问题,我军内部虽有时有分歧,但大多讲公心,步调齐。而国民党军派系多,私心重,军心不稳。

所以,教育事业要发展,必须加强集体主义教育,形成工作合力。通过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,组织各类工会活动活跃气氛、凝聚人心,开展技能大赛提升业务水平。通过强化牵头校权威,推进集团化办学。通过落实校长负责制,推进学校团队建设。

四、战略方向重于战术运用

革命早期,我党我军四处起义暴动,虽不乏能征善战之士,却四处碰壁,损失惨重。为什么?战略方向不对,战术水平再高也没用。毛泽东说:农村包围城市,一句话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长征出发时,中央红军有8.6万人,却一路受损,几乎覆没于湘江。毛泽东临危受命,带着3万疲惫之旅,却能迅速摆脱被动局面。为什么?还是战略方向问题。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,不跟敌军拼消耗。在抗战时期和内战初期,国共兵力悬殊,为何最终我党我军胜出?还是战略方向问题。国民党军往往是“唯装备论”,偏重攻城掠地。我军则以人为本,重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。所以战略方向很重要,其次才是战术上的灵活运用。

反思教育,树人就象树木,千万不能拔苗助长、虚假繁荣。学生应试能力不能丢,但素质培养也要跟上,德育一定不能丢。否则,很容易培养成有才无德之人,那不但不利于我们的事业接力,甚至可能造成极大的破坏。近期香港乱象,与其教育体系不重视爱国主义教育有很大关系。

五、民主集中重于偏重一头

只要民主好不好?红军早期实行的就是高度民主,结果呢?工作效率低,保密出问题,意见不统一,步调难一致。只要集中好不好?由于李德、博古的专权,导致了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和湘江战役的惨败。因此,民主与集中必须有机结合。

我们干事创业既要虚心听取各方建议,也要有主见,不搞一言堂,也不能极端民主。教育部门要服务教师、服务学生、服务家长,但不代表他们的意见都要采纳,而应该结合实际统筹考虑。这两年面对家长的投诉,区教育局旗帜鲜明地为惩戒学生的教师撑腰,就是服务教师。

总之,这次遵义之行收获颇丰,今后我将以此为鉴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进一步做好各项工作,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而努力奋斗!


来源:【转载于遵义红魂立德教育服务中心】

本站内图片、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、复制。

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培训咨询 服务热线
公众号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