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推荐 更多+
联系我们 更多+
  • 电话:13685966666
  • 联系人:曾老师
  • 学院地址: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洪家关村、龙凤塔
  • 官方微博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英雄人物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长征历史 > 英雄人物

李文元

来源:湖南红色记忆多媒体资源库 时间:2021-06-10 浏览:6
    湖南慈利县人,1927年7月15日出生于慈利县苗市镇大兴村大明山。李文元自幼聪明好学,因家贫,直到年满8岁才就近在附近茶林河第9保私设学堂(今苗市村)读私塾。李文元酷爱学习,珍惜时间,不仅读书成绩优秀,而且能写一手好字,特别是大字写得很出色。一年后,他就能为家里和帮左邻右舍写春联。村里人都喜欢他,称他为小秀才。

    1942年春,慈利部分私塾学堂被封闭。李文元本已考取苗市高级完小,但因家中缺少劳力,只好辍学务农。从此他便随父亲下田学干农活。

    李文元好胜心强。别人说难干的事,他非得要于,而且要干好。夏季给中期稻苗撒石灰是农活中最苦最累的活,他却争着去干。在烈日炙烤下,他腿上被稻叶划破了一道道血口,石灰渗进血口中,疼得钻心,但他咬紧牙关,从未叫一声苦。村里的长者们常以李文元为榜样教育自己的孩子:“你看人家的孩子多懂事,干活像大人。”

    李文元平时常为他人做好事。周围的人有红白喜事要写对联,或其他什么的,一句话,只要他能排得上用场,他总是全心全意地为人家帮忙。一次给邻居帮工建房子,不慎跌伤了左腿,邻居要给他补药费,被他一口拒绝了。

    李文元爱憎分明,热爱家乡,热爱祖国。1943年11月,日寇从桃源进攻慈利,沿途烧杀淫抢。年仅16岁的李文元听得心中怒火万丈,几次向父亲提出要去打鬼子。父母见他孤身一人,本地找不到抗日队伍,好言劝他说:“只要有机会一定就让你去!”。从这时起,他就立下了报国之志。

    1949年3月,李文元的父母为他找了一个对象。结婚前夕,他向未婚的妻子提出一个要求:我要去当民兵你同意吗?妻子点头说:“你看准了的事,你就去干,我决不拖你的后腿。”

    是年8月,慈利刚解放,李文元积极报名参加了民兵。由于他积极肯干,当上了民兵小队长,背上鸟枪、大刀,经常为农会站岗放哨,维持治安秩序。

    同年10月15日晚,反革命分子武装偷袭茶林河区公所。李文元接到命令后,立即组织20多个民兵,带上鸟枪大刀直奔案发之地。其时坚守区公所的只有3位同志,他们都是北方人,不熟悉地形,李文元等人赶到后,马上投入战斗。他带头冲在前面,将为首的一名土匪击倒在地,其余的土匪不战而散,很快平息了这场暴乱。事后,在区公所召开表彰有功人员的大会上,李文元被评上优秀民兵,区长给他挂了大红花。

    1950年11月某晚,李文元从农会开会归来途中,见一个人鬼鬼祟祟朝农会骨干分子李家屋后幽灵般地转来转去。他躲在树下观察动静,只见那人向屋瓦上丢石子,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。他断定事出有因,一箭步冲过去,将那人逮住。经审问,原来那家伙是不法分子,想装神弄鬼进行破坏。结果那家伙被农会关押起来,并供出了妄图报复农会骨干分子的同伙。

    1951年8月,正是秋收季节,农会委员的稻子被人偷割。人们断定是本村的一个无赖所为,但谁都不敢惹他。李文元自告奋勇揪住了作案人,逼他退回稻谷。

    1952年12月,当李文元第二个孩子(第一个孩子已病死)出生不久,朝鲜战争形势紧张,农会动员青年人去当志愿军,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。一时村里的年轻人犹豫不决,李文元第一个报了名,同村青年在他的带动下,都踊跃报名参军。

    李文元参军后被编入志愿军第67军201师603团。部队首长见他人长得精干又有文化,将他分到第二机枪连当机枪手。李文元深知打敌人就要靠过硬的军事本领。在短暂的军训中,他珍惜时间,一天当几天,苦练杀敌本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练成了好枪法。在军训期间,李文元不仅自己善钻军事技术,而且乐意帮助其他战友,多次受到首长的表扬。

    1952年深冬的一个风雪天,朝鲜“三八”线附近江源道金华某高地,李文元所在的机枪连,已在这积雪一尺多厚的山头上,连续战斗了整整两个昼夜,打退了敌人8次冲锋。指导员把全连仅剩的未挂彩的5名战士和10多个伤员集中起来,对这次的战斗作了简短的小结,然后根据上级的命令决定撤退,并安排几名战士掩护。指导员话音刚落,李文元霍地站了出来,主动要求留下。连长扫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,见他虽未挂彩但太年轻,命令他撤下去。他根本没听,提起苏制冲锋枪就往外冲。指导员连忙跟上去,一个前面跑,一个后面追,在一块突兀的冰块上,终于抓住了气盛执拗的李文元。李文元一时性起,挣脱指导员的手,猛地一甩,自己的身子却一时落空,竟向高坎边滑去。指导员正要再往前追时,忽然有人叫指导员接电话。

    李文元这一滑就是近百米,一头栽在山崖下的雪窝子里,脑袋在下滑的过程中也被冰块棱角挂昏,不知躺了几个时辰,才被冬日煦暖的阳光悠悠晒醒。他在朦胧中听到一种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,才下意识将枪握紧,并从感官意识搜寻发音处。他细细一听,果然有人在呻吟!是敌人?还是同伴?浑身冰渣的他挣扎着爬过一个冰坎。仔细辨认,原来是自己人。便滚到那位战友面前,举目细看,伤得很重,已经断了一条腿,血已凝结,奄奄一息。经问得知,这位战友是湖南益阳人。他乡遇故知,倍觉格外亲切。

    李文元开始试图搀着战友走,可对方不能开步,只好背着他蹒跚着前进。可是战友因失血过多,连趴上脊背的力气都没有。他急中生智将两人的腰带解下,连结起来,将两个捆在一起,生死与共,然后往下滚去。滚过一道山梁,伏在雪地上好像听到了大地的颤抖声。他断知,山梁脚下的公路上,美军坦克正“轰隆隆”碾过来。

    李文元凭着在家打猎侦察野兽的技能,加上又对这一带敌情比较熟悉,猜想,坦克部队准是美军派出的先遣队。此时北汉江已全部冰封,美军装甲部队可以直冲过江威胁志愿军。这样一来,北汉江下游沿岸便遍布敌人,北撤希望只好寄托在晚上。此时,摆在李文元面前尚有现实的“两难”:一是饥饿,二是缺药。两人随身携带的炒面即将告绝,战友呼吸困难,随时都有死去的危险。在四周都有敌人的环境里,他决定先把战友放回雪窝子,等天黑再转移。

    天完全黑下来后,虽有朦胧的月光,但又刮起了凛冽的北风,他不能再滚进了,只好背上战友移动沉重的脚步,艰难而行,无情的北风将他们一次次扫倒在地。当接近北汉江的斜坡时,他俩滑进了四周高约丈许且光滑无比的另一个特殊的“雪窝子”内。李文元挣扎着起来,背起战友向上爬了几次,均未成功。他放下战友,挥起枪托向墙猛砸,希望挖出几个“梯墩”,结果徒劳无功。看到这一切,极度虚弱的战友忍不住泪水漱漱直流,哀声劝他说:“放下我吧,别要管我!”李文元不甘心在这时等死,仍一个劲儿“砸”着冰墙。由于“砸”的时间久了,一些飞溅的冰沫落在一起很快就成了坨。战友看在眼中,忙向他招手,并指着那坨说:“你看见了吗?”他忽然眼前一亮,赶快用手撮雪堆,就靠这些雪堆作“梯墩”,他俩像蜗牛似地向上爬出“雪窝子”时,东方现出了鱼肚白。时间刻不容缓,李文元背起战友乘敌人巡逻的间隙,在天刚亮时爬过了北汉江。

    刚上岸,两人又重重地摔了一跤,将战友压在地上,战友的伤腿冒出血来,结成了冰,又昏死过去。目睹此景,李文元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要走完剩下的路程必须弄到药和吃的。他放下战友,决定朝不远处的桥头那排矮屋摸去。心中盘算着:即使搞不到药品,搞到点吃的也行。

    这时,天亮了,风停了。他抓了几把雪丢进嘴里,迅速摸到距矮屋不远的小干水沟里。突然听到哨声,放眼望去,矮屋前操场上和桥上有很多美军和南朝鲜军人来回奔跑。约一袋烟工夫,又开来3辆大卡车将敌兵运往桥北去。他这时已看准西头的独立矮屋,迅速向屋后悄悄摸去。只见整个矮屋前的操场上空荡荡的,不见一人,一片凄凉。他满以为这是“天赐良机”,正想进入后窗时,矮屋侧面过来一队懒洋洋的南朝鲜士兵,同时发现了他。毫无戒备的敌人在一瞬间被李文元开枪撂倒几个,矮屋内顿时乱成一锅粥。李文元且战且退到小水沟里,他正诧异一忽儿矮屋子里冒出一大片敌人来时,从东边小山头上突然冲出10多个人民军战士,他们边投弹边射击边冲锋,将敌人全部吸引过去。这时又从桥南开来两卡车敌人。

    李文元抓住时机勇敢地冲向矮屋,端起冲锋枪一阵乱扫,打死了矮屋内的敌人。他来到屋内,一眼瞥见手术台,才发觉自己攻击了卫生所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他把药品胡乱放到手术台布上面,抓起面包搭在肩上,又从死去的医生手里拿下一盒罐头,冲出矮屋。当李文元跑出一里多路时,矮屋那边的枪声停了。

    李文元急步奔回战友身边,为尽快摆脱敌人,李文元抓紧给战友上药。喂完罐头汁之后,将帆布手术台布放在雪地上,让战友躺在上面,用尽全身力气把战友向北拖去。傍晚,他们终于到了一个山头的坑道边。猛听“站住!口令!”多么熟悉的语言。

    李文元心中一热,知道到“家”了,回令声一说完,一头栽进连长怀里。那位战友讲述了这次奇险经过。事后连长不仅没责怪他,反而为他申请立了三等功。

    1953年6月,是李文元参加的最后一次战役。李文元连队与团部一时失去联系,遭到敌人层层围攻。面临如此绝境,唯一的办法只有突围。连长慷慨激昂地对大家说:“作战的目的是为了保家卫国,牺牲是有代价的。今晚突围只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全连平安出去,一种是少数同志或多数人突出重围。大家要作好随时牺牲的准备。”李文元抢先说:“既是打仗,就不会怕死,只要打败美国鬼子,让朝鲜人民安居乐业,个人生命不足挂齿。”连长接过李文元的话说:“刚才李文元同志的话想必大家都听到了,我们就以他为榜样。”

    敌人火力很猛,李文元敢说敢为,一跃而起,端起机枪,冲锋在前,向敌人猛烈扫射。就在这时,敌人一颗炮弹从空中飞来,在李文元面前爆炸了,他的左腿受了重伤。连长要背他撤离,他坚定地说:“由我来掩护,你们赶快撤离。”就在全连战士即将离开包围圈之际,又一颗炮弹打来,李文元被淹没在尘土中,为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

    这次战斗后,团部报请师部批准给李文元同志记了二等功,认定为抗美援朝烈士。李文元长眠于朝鲜的土地上,与青松翠柏为伍,与日月星辰齐辉。

本站内图片、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、复制。

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培训咨询 服务热线
公众号
返回顶部